我想假装自己是一颗树ヾ(⌒(_´・ㅅ・`)_
微博:@绿珠_lz

【全职高手】二五〇童话

大家烧烤节快乐啊!我来送糖了!主CP依然是周翔,稍微刷了一下双花~



《白雪王子》

 

“魔镜魔镜,谁是咱们联盟最帅的人?”

孙翔有一面魔镜,他没有其他爱好,唯一的兴趣就是每天在镜子欣赏自己的风姿。

“孙二翔,你很帅,可是白雪公主,呃不白雪王子比尼帅多了。”魔镜翻了翻白眼,回答了这个被问了几千遍的问题。不过他很高兴今天能说点别的能让孙翔不高兴的答案。

“什么?!谁是白雪王子?”孙翔震怒,居然有人比他帅,不能忍。

“周泽楷。”魔镜得意地将周泽楷的模样显示出来,果然孙翔看得眼睛都直了。

可是魔镜毕竟太天真了,他面对的可是全联盟最不可思议的孙翔。

“……还有么?”

“什么?”

“……这个周泽楷的照片。”

看着满脸通红的孙翔,魔镜心底涌出不详的预感。于是这几天,魔镜被迫打印无数张周泽楷的真人写真。孙翔房间里被大大小小的周泽楷海报,周泽楷手办,周泽楷抱枕占据了,以至后来女仆进来打扫卫生时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孙翔唤来他忠实的仆人杜明,对他说,“给我将白雪王子带到森林的别墅里,别让其他心怀不轨的危险家伙和他碰面了。”

杜明震惊了,最危险的家伙不正是他孙翔么。但是杜明是个有职业道德的爷们,他还是把周泽楷骗到森林去了。途中,杜明偶遇日思夜想的女神,他忍不住追了上去,而把孙翔那个不太靠谱的任务忘了。

被丢下的周泽楷心理素质非常过硬,他在森林里到处溜达,找到了一栋小木屋。一进门,发现客厅的桌上摆着七套餐具和丰盛的食物。走了这么久,周泽楷早就饿了,虽然有点对不起房子的主人,他还是在各个盘子上拿了点东西来吃。

为了补偿房子主人无端被吃的晚餐,周泽楷主动把房子收拾了一遍,又把后院的柴给劈了。

房子的主人们是七个小矮人,他们回来后看到原来脏乱差的宿舍焕然一新,后院的柴又都劈好整整齐齐地叠在一块,不由得大吃一惊都在猜不知哪来的白鹤姑娘。

进屋后,他们发现靠在椅子上小憩的周泽楷都惊为天人。

小矮人们觉得周泽楷长得漂亮又能干,就把他留了下来。就算周泽楷什么活都不干,多一双碗筷供在家里当摆设也赏心悦目,洗涤心灵。

 

镜头回到孙翔这边,话说又没能和女神搭上线的杜明终于想起自己有任务在身,但是这时哪里还能找到周泽楷的身影,他只好硬着头皮回去跟孙翔回复任务失败了。

孙翔一听周泽楷走丢了,又气又急,一怒之下让杜明回家吃自己去了。

经过杜明这事后,孙翔深感靠人不如靠自己,他让魔镜找到周泽楷现在住的小木屋自己出发去绑人。由于在山上不能用全球定位系统,不认识路的孙翔经历了千辛万苦,翻错了两个山头,又被野猪追着跑。凭着对男神的执念,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小矮人们的家,可是这个时候他已经精疲力尽再也没有绑人的力气。

“……开门,开门啊……周泽楷我知道你在里面……”

睡了一个午觉神清气爽的周大大转身一看,玻璃窗上贴着一个人,五官被挤得变了型,那张脸就跟被压扁的青蛙似的,看起来蠢透了。

“……”

对着这样一张可笑的脸,周泽楷此刻却听到了命运的钟声,他捂着心口忍不住开了门让孙翔进来。此时他完全没想到为什么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会知道他的名字。

“周、周泽楷,你听说过缎带么?”

“?”

周泽楷不动,因为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孙翔要向一个男的卖缎带的安利,顿时他觉得挺心疼孙翔的。

“靠,你这是什么眼神?!剧本!这是剧本要求你造么!”孙翔在周泽楷眼神的关怀下一时忘记了害羞,顿时露出了本性。“总之你给哥把这些红红绿绿的东西都买了!”

“好。”周泽楷点点头,顺从地交出了钱包。

孙翔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可是他都按剧本走了一遍,这些细节还是不要太在意比较好。

他从篮子里挑了一根基佬紫的带子,很熟练地将周泽楷的双手绑在一起,末了还不忘打了个蝴蝶结。

“哈哈哈,周泽楷这下你就是哥的人了!”

但是孙翔的幸运值决定他不可能笑到最后,因为缎带毫无预警地就断了,是的这些缎带是没过安检的!!!!

“这不可能!”孙翔震惊地看着解体的基佬紫,退了两步。

周泽楷地尴尬笑了笑,双手还保持着被绑的姿势。

周泽楷顿时有种带子会断好像是都自己的错的感觉,他刚想告诉孙翔断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他还是会跟他走的。可是孙翔已经尖叫着跑了,只给他留下一箩筐质量不过关的缎带。

 

晚上,七个小矮人回来了,当他们看到英俊能干的周泽楷坐在椅子上对着一堆缎带害相思的时候吓呆了。他们以为周泽楷中邪了,于是赶紧将一箩筐的带子拿出去烧了。过了一会儿,周泽楷终于回过神来,他发现他的定情信物不知所踪并且外头飘来烧焦味马上冲了出去,不过还是迟了,所有的带子都变成了灰。

小矮人们见周泽楷回复了正常,兴高采烈地唱起了“队长之歌”。

 

孙翔回到王宫,因为上次的打击几天几夜都睡不好觉,人也瘦了一圈,原来还有点婴儿肥的脸蛋如今也变尖了。

不过孙翔是一个抗打击能力非常强的人,他并没有放弃,反正他的人生就是一段又一段越挫越勇,越勇越挫的悲催史。

孙翔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又拟定了一个捕获男神的新方案。这次他决定要色诱。

他悄悄走进了实验室,精心制作媚药一瓶,又将其注射进苹果里。

出发前他好好打扮了一番,又不放心地在魔镜前转个几百个圈,问了无数次“你看我这身衣服行么本来就不比周泽楷帅这几天觉也没睡好饭也吃不下人都变憔悴了万一周泽楷看不上我怎么办……”

魔镜大大快吐了,他的主人孙翔本来就不长脑子,唯一勉强比隔壁蓝雨强的地方就是话不算多,这是他唯一能对自己双胞胎魔镜弟弟开嘲讽的地方,如今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魔族不介意看人类的笑话,可是话痨那是不能忍的。如果魔镜大大有腿,他肯定会一脚把孙翔踹出去的。

再说他是魔,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他知道周泽楷本来就喜欢孙翔,就算如今孙翔长了一脸麻子周泽楷还是不会嫌弃他的。不过这些他一丁点儿都不打算告诉孙翔。

“……你是想等到天黑了那些小矮人都回来了才去偷香窃玉吗?”魔镜大大是如何高冷,一句话就把孙翔打发去了。

 

孙翔又一次翻山越岭来到了小矮人的家。这次周泽楷老早就看到他来了,不等孙翔开口就开了门迎了他进门。

“周泽楷,吃苹果吗?”孙翔暗搓搓地从篮筐里拿出一颗苹果,只见那苹果长得玲珑可爱,看起来讨喜极了。不过那也是当然的,光是挑这几个苹果孙翔就花上一整天的时间了。

“?”周泽楷疑惑地看了孙翔一眼,谁叫他每次都不按牌理出牌,作所作为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周泽楷你是担心我会下毒吗?”孙翔急了,“你看好了,我切开两半,你吃一半我吃一半。”

说着,他真的从怀里掏出一把水果刀,把苹果切成两半,拿了一半吃了起来。

“你看,没事……”孙翔吃到一半才发觉不对劲,不对啊他这弄春药苹果的目的是方便推到周泽楷,可现在他那半边苹果已经跑到他肚子里去了。孙翔脸色发白,正想能不能扣喉催吐,可是已经迟了,药效发挥得异常猛烈,不一会他就只有浑身发烫倒在地上呻吟的份了。

“你怎么了!”周泽楷被他吓死了,刚才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倒下了,孙翔的苹果完全不是他说的大丈夫啊。

“没事……不过就是些媚药……”孙翔挣扎着说了两句,又抱着肚子呻吟起来。天啊,之前拿白老鼠试验的时候明明没有这么厉害的。

“…………”

周泽楷忍不住在心里狂吐槽,你的样子完全不像没事好不好!至于孙翔试图迷奸他未遂的行径周泽楷就不打算跟他计较,现在他看着孙翔那智商就得拈一把汗。他怀疑以孙翔的智商到底是怎么平安无事长到现在这个岁数的,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孙翔的人生的确一点都不风平浪静,要不是他生来尊贵的身份加上孙家保护得好,这孩子估计得早夭。

此时,周泽楷立下了今生无论风雨都要在孙翔身边护航的远大理想。

周泽楷抱起了孙翔,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孙翔一惊,“周泽楷你要干嘛?!”

周泽楷把他放在床上,用行动告诉孙翔他想干嘛。

“Wait!等等!”孙翔死命地揪着自己的衣服裤子,这个节奏不太对啊,他是来上人的不是来给人上的。

周泽楷不管他,暂时放过孙翔的衣服,抱着孙翔亲了过去。

孙翔不知道周泽楷哪里学来的吻技,他一下子就被吻得弃械投降了。他自己的那些药本来就厉害,再加上周泽楷这么一个大杀器,接下来的事很快就变得理所当然水到渠成了。

是的,这一夜孙翔和周泽楷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一夜过去。

孙翔摸摸自己的屁股,到现在他还觉得里面还杠着什么东西,那感觉别提多别扭了。他又想到这一夜他是如何不要脸地缠着周泽楷要了一次又一次就……好想马上撞墙去。

他转过头来,看见周泽楷满足地睡得正好,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地戳他萌点,可是他一想起周泽楷的“棍子”跟他的脸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就不由得白了脸。

算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为了自己屁股的安好,他还是放弃周泽楷这棵珍贵的草吧。

孙翔忍着痛收拾了一下自己,临走前又恋恋不舍地亲了一下周泽楷的脸才一瘸一拐地出门去。

 

周泽楷一觉睡醒发觉孙翔不见了,隐约感到不安,虽然之前孙翔对他表现出来浓厚的兴趣也不能让他安心。等了几天不见孙翔出现他再也呆下去,本来想让自己的手下去把孙翔找出来,可是他才发现自己连孙翔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时,他的父王给他捎了信息,说是隔壁孙家要娶媳妇,让他回去参加婚礼。他原是被孙翔的失踪弄得心烦,实在不想去,可是被催了几次,最后连他的童年小伙伴江波涛都来请他才不得不动身。

拜别了对他百般挽留的小矮人们,骑着白马向孙家堡奔去。

周泽楷如何知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在孙家看到了孙翔,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那是孙家的么子。孙翔居然敢背着他另娶她人。周泽楷一听气极了,可是表面上还是一副万股无波的样子。

再说孙翔也看到周泽楷了,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屁股,明明都好了那里还仿佛隐隐作痛。现在他看到周泽楷就像老鼠见着猫,不由得就想起自己遭殃的屁股,终日惶惶不得安宁,人又瘦了一圈,这下真的连最后一点肉感都没掉了。

周泽楷修书一封,说是在孙家堡找到了真爱,过几天就会把媳妇带回家。

周泽楷在孙家住了几天,转眼就到了婚礼的日子。

参加婚礼的孙家亲朋好友表示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一天,一长相英俊的男子骑着白马闯进教堂大声宣言他要抢新郎。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宣读誓言的神父都秀逗了,他问周泽楷,“这位先生,你确定你要抢的是新郎不是新娘?”

“小子,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你要抢谁?”新娘张佳乐此时也顾不上吉利不吉利,习俗不习俗,头纱一掀,跳了出来。他觉得自己的人生真是够了,连结个婚都要碰上新郎被抢的破事。一激动,居然还踩到了裙子妥妥地摔了一跤。

新郎见状赶紧把他拉了起来,见他没摔伤才松了一口气。

“孙哲平,他是谁!”张佳乐看着自己的新郎,气不打一处来,还没结婚就给他戴绿帽真是够了,他想喊他要退婚,可是又舍不得,只当狠狠甩开新郎的手自个儿生闷气。

“对啊你是谁!”孙哲平觉得他比窦娥还冤,他根本不认识这个骑白马的。张佳乐的醋劲他可是清楚的,这个时候他要是不撇个一干二净这个月他就等着跪搓衣板吧。

“……你不是孙翔?”孙哲平转过来那一瞬间周泽楷就知道自己摆了一个大乌龙,所谓关心则乱,他居然从来没有想过要结婚的是孙家其他人。

孙哲平是何等聪明,他一下子就明白这是孙翔惹回来的混账事。

“孙翔!出来!”孙哲平大喊一声,本来孙翔还想偷偷开溜,孙哲平这么一吼他是别想跑了,只得自己乖乖走出来。

孙翔偷偷看了一眼周泽楷,他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屁股又要开花了。

“孙翔,你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孙哲平现在是孙家的当家,他脸一虎就连平时张狂惯了的孙翔都不由得脖子一缩。

“……没什么……”

“没什么人家会跑来抢亲?”孙哲平冷哼了一声,孙翔又退了一步。

“会有什么,不就是被上了么……”孙翔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你刚说什么了?”孙哲平耳尖,他觉得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很了不得的信息。

“不就是被上了吗!妈的!周泽楷你个神经病不就是one night stand你干嘛追到我家来!”孙翔这么一喊,整个环回效果都出来了,这句话清清楚楚地传到每一个来宾的耳中。场内先是一片死寂,等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现场已经乱成一团了。台上的神父一生主持了大大小小几百场婚礼,从来没有见过这等阵仗,一时都不知道拿下面这四个人怎么办才好。

孙哲平气得脸都绿了,而孙家父母眼睛一闭恨不得自己没生过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儿子。

被指责不过one night stand为什么要追到孙家来的周泽楷就“呵呵”地冷笑了两声,显然也是气坏了。

孙翔观察了众人的脸色,无论怎么看他都只有死定了这条路可以走。

“你是……”孙哲平看了周泽楷一眼,他现在看着这人有点眼熟了,好像是隔壁轮回的王子来着。

“周泽楷。”

“好,周泽楷,你是真心想娶孙翔这个笨蛋的吗?”孙哲平一听总算安心了一点,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位很可能成为自己弟夫的周泽楷风评还是不错的。如果将孙翔交到他手上孙家上下都很放心。

周泽楷慎重地点了点头。

“那好,孙翔就交给你了。”

“喂!你们说什么啊!我还有人权吗我!”孙翔一听两人居然公然开始讨论起自己的交接大事,急得跳腿。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不愿意啊,他不想被戳屁股,来个人给他评评理行不行!

“你闭嘴!”孙哲平喝了孙翔一句,孙翔还想挣扎两下,可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不敢吭声了。

就这样,孙翔被架上了神台,稀里糊涂地结了婚。

所有人都说这是一场异常诡异的婚礼,可是又没有谁能说得出哪里不合理。

神父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光光的脑门,宣读了孙哲平和张佳乐,周泽楷和孙翔两对新人结为夫妇。

现场发出如雷的掌声,其中还间夹着零声的笑声。

礼成以后,孙翔就被周泽楷拉上马背。就跟他来时一样,周泽楷的退场也是潇潇洒洒干净利落的。

只是远远地,大家仿佛还能听到孙翔鬼嚎一般的“不~要~啊~”传来,然后会场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哄笑声。

无端被抢了风头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也不生气。本来就是好事,他们本来还担心孙翔会没人要,早就想好了花上几个亿给他找个靠谱的人,有人愿意自动跳火坑对他们来说那是喜闻乐见。

孙哲平和张佳乐相视一笑,张佳乐将手中的花棒一抛,其他没有结婚的怨男怨女都抢成一团。

孙哲平拉起了张佳乐的手,两人又靠近了一点。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是幸福的,他和张佳乐的感情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可是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虽然过程有些颠倒,不过他相信孙翔和周泽楷会顺利的。他搂着张佳乐的腰,低下头去,而张佳乐则契合地还上他的脖子,两人在花絮飘扬中亲吻了起来。

                              


                                                                                           -END-

===================

情人节我不忍心更烟花,那边在虐着呢,情人节果然还得发点糖对吧对吧对吧?本来昨天就该写完的了,我以为肯定得停课能一鼓作气写完,结果还得回去上课郁闷...

就突然想写童话了,挺好玩的,如果有人看也许会写写其他童话,没人就这样啦,反正每一个都是独立的短篇(。

评论(4)
热度(68)
©绿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