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假装自己是一颗树ヾ(⌒(_´・ㅅ・`)_
微博:@绿珠_lz

【阴阳师|狗崽】有狐 1-5

CP:狗崽

私设有,雷否自见

无脑轻松文,写到算哪(不


1


七月七,晴明领着一个走路都不太稳妥的小狐狸走了进来,狐狸额头上有一抹鲜红的符印,格外引人注意。

寮里久违地来了新人,没想到一来就是只长相俊秀的小狐,最高兴的莫过于喜欢孩子的姑获鸟。

妖狐记不太得以前的事了,但是心悦美好事物的本色却没有丢失。他倒是真机灵,松开晴明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姑获鸟怀里扑,完了还不忘蹭几下。

小妖狐睁着一双水光盈盈的金色眼瞳,让原来就喜爱孩子的姑获鸟更加无法抗拒。

「晴明大人,这孩子就交给我带吧。」姑获鸟怜爱地摸了一下妖狐粉嫩细腻的小脸蛋。

晴明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大天狗大人。」

雪女甩了一下身后和服披肩,飘了过来。她原来就是个生性冷淡的女子,不习惯过分热闹的场合。

「大天狗大人,寮里来了新人,您不过去看看么?」

「不过是个小鬼,有什么好看的。」大天狗双手环胸,远远地看着庭院里吵闹得有些过分的一群人,神色冷淡。「只不过……」

「大天狗大人?」雪女疑惑地转过头来看他。

「晴明大人这次大概是领回来了一个麻烦。」大天狗展开双翅,离开了地面缓缓上升。他是平安时代最强大身份最高贵的妖怪之一,身后毛色纯正黑亮的翅膀是他身份的象征。他骨翼大张,双翅舒展开来的姿态无比优雅,阴霾之下仿若黑夜降临。



2


近日京城风寒猖獗,姑获鸟不幸也感染上了。带崽的任务只能落在高贵冷艳的大天狗大人身上,即使两人都不太愿意。

狐妖不屑地撇了撇嘴,细细地梳理好身后色泽光亮毛发蓬松的大尾巴,才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其他人都敬畏大天狗,他对大天狗只有厌恶之意。

他是喜欢长得好看的生物,但那也只限于雌性。他喜欢漂亮温柔的大姐姐,喜欢她们柔软的身躯,娇美的脸庞和悦耳的嗓音。含苞待放的小花蕾们让他愉悦,更爱看她们盛开到极致瞬间凋零的模样,那是世间最动人的美景。

妖狐本人就拥有过人的相貌和能力,同样相貌出众,甚至综合条件比他更出色的同性只会让他心生厌恶。


「走了,小鬼。」

此时的妖狐已经长开了,脸上再也没有了当初新进寮的婴儿肥,下巴的美人尖也如初夏小荷一般露了出来。

妖狐表面不露声色,大天狗背过身之后,对着他的背影做了大大的鬼脸。

大天狗回过头来冷冷地瞟了他一眼,「少在背后搞些有的没的。」

一时妖气大盛。

妖狐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强大灵力压得喘不过气来,额头上冒出了丝丝冷汗,一时竟然要连站立在原地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来。

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感受到平安时代大妖怪的可怕之处。

然而他更清楚,大天狗不过是给他展示了那份可怖力量的冰山一角。大天狗这么做无非是想让他知道,只要他想,杀死他不过跟捏死路边一只蚂蚁那样容易。

对方的实力就像是一口千年古井,深不可测。


大天狗不比温柔护短的姑获鸟。

妖狐今日不坐观战区,美其名曰锻炼锻炼他,好让他早日投入输出,他看不过是大天狗的阳谋,目的就是让他挨点揍。

不过他早就坐腻了板凳。

真正站在战场上,才感受到实战的压迫感,同站在一旁观看有如天渊之别。

「害怕?」

「哈哈,真是好笑,小生怎么会害怕?」妖狐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白色折扇,肩膀细不可察地颤抖着,泄露了他的紧张不安。

大天狗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不打算点破他笨拙的谎言。

不上战场,永远都不能变得强大,不能独当一面。这一点,他和永远对崽子都充满了母爱的姑获鸟有着根本的区别。


妖狐从战场回来之后少见地沉默不语,大家都关心地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可是有大天狗大人在,应该不可能受伤才对。

年轻的妖狐的确受伤了,不过受伤的是他作为狐妖的尊严。

大天狗给他展示的根本不算战斗,而是单方面的杀戮,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对面的阵容,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妖狐金色眼瞳中映着对方强而有力的羽翼,卷起的飓风刮得他脸上生疼。

他只来得及看清狂风暴浪中大天狗飞扬的发丝和紧绷的下巴。

他所有的忐忑不安,初战的兴奋在那一瞬间都成为了笑话。

说白了,大天狗根本没有指望过他那一点聊胜于无的战斗力。

妖狐郁闷地去看望生病的姑获鸟,顺便给她捎了些药草。

姑获鸟耐心地听完了他的阐述,安慰地拍了拍他半耸的肩膀,「不要太在意了,你才第一次上战场,已经做得很好了。大天狗那家伙本来就是我们寮的自动滚衣桶,除了莹草,一开始大家都不习惯站在他旁边战斗,因为太容易被误伤了。」

她顿了一下,「说起来他刚开始也只能刮点小风小浪,羽毛倒是掉了一地。对面还以为他是主力,常常一来就集火他,如果山兔没能抢到一速,或者心血来潮丢一发圈圈,他根本抗不过第一轮攻击。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都能带后辈了。」

妖狐听完之后扑到她怀里,委屈地红了眼眶。



4


彼时的妖狐热衷于撩妹,从自家的小破寮撩到欧气爆炸的对家。可惜这次他找错了对象,还没来得及靠近妖刀姬,就在她一声高过一声的怒吼下被削成泥。

初战不利的妖狐可怜巴巴地拖着仅剩的血皮回来了,狐耳也无精打采地垂了下来。

「莹草,给他治疗一下吧。」姑获鸟看他那不成器的模样很是恨铁不成钢,小时候那么乖巧伶俐一孩子,怎么长大之后就成了只剩皮相的无赖泼皮了呢?

总归是一手拉扯大的孩子,恼怒之余还是忍不住心软。

莹草乖巧地走了过来,手里举着的蒲公英比她的小身板还要大,一直摇晃个不停。

她脸上挂着仁慈的笑容,挥了一下手中的蒲公英,只闻「叮」地一声,脸色苍白的妖狐吐了一口血,应声倒地。

「莹草小妹,我让你治疗你怎么把他揍死了?!」

姑获鸟见状吓得丢掉手中的毛线团,而那边莹草还在妖狐的尸体上「叮」、「叮」,「叮」个不停。

寮里众人都不说话,大家都知道莹草这是在趁机报复妖狐平日里的无做非为。


妖刀姬这块大铁板并没有让妖狐吃到多少教训,养了小半个月之后又故态复萌。据他的说法就是,「妖生苦短,小生要尽快找到命中注定之人」。

只是谁也没想到妖狐这次居然看上一个人类,一个清妓,没有任务的日子天天往人家姑娘闺阁跑。

少女有着绝美的双瞳,深情款款地给妖狐倒酒,眼里心里都是道不尽的爱意。

「命中注定的人啊,你的美丽让我迷醉。」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将少女拥入怀中。

她痴迷地看着妖狐,心道,世间怎会有如此绝妙的男子。

更幸运的是,她能拥有他。

妖狐又靠近了一点,在她耳边喃喃细语,「我的爱人,在我怀中,在我的爱意中安眠吧。」

他伸出爪子,正要悄无声息地往她脖子上抹去,不想一阵飓风袭来,怀中的少女就被卷走了,而后又重重地摔倒在地。

可怜那美丽柔弱的少女当场就晕了,甚至来不及知道自己刚刚命悬一线的事。

「大天狗,你干什么坏小生的好事!」妖狐被飓风卷得脑子都不好使了,出门前精心打理好的发型也没了模样。他摇了摇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

妖狐呸了几声,吐出一嘴的天狗毛。他恼怒地瞪着大天狗,只是顾忌到大天狗的实力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晴明大人知道了。」

他不甘愿地「啧」了一声,想了一下,最后还是跺着重重的步子走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沉默不语。妖狐走在大天狗后面,心里里诅咒了大天狗一百遍。

他转念一想,事情不太对劲,他们家的晴明就是条咸鱼,做完每日任务之后通常都躲在房里研究抽卡玄学,几乎不管事,怎么会关心他的交友情况。

「是你告诉晴明大人的?」

「看来你并没有完全被女人迷了心智,」他回过头冷冷地道,「晴明大人暂时还不知道你的破事,若你真杀了那女人,他必定要知道的。晴明大人虽然看起来是那个样子,你以为他真糊涂?」

妖狐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承认大天狗说的是实话,不过嘴上依然不想便宜了他,总是要讽刺两句才算出了一口恶气,「呵呵,没想到大天狗大人还是个正义的使者。」

不料大天狗却正经八百地道,「我就是正义的化身。」



5


自从听了大天狗那句「我就是正义使者化身」之后妖狐见到他就浑身不对劲,没想到他们这个非洲寮好不容易有一个大妖怪坐镇,却是个脑子有毛病的,导致很长一段时间他看晴明的眼神充满了关怀。


三月,晴明家院子的樱树又到了盛开的季节,满树的花影重叠,如云似雾,迎面扑来的花香夹带着泥土的芬芳。

盛开的樱花很是美丽,让人心生愉悦之意。可惜花期短暂,从盛开到凋零只有短短一周。晴明见夜色正好,兴致上来了,叫上众妖摆起了夜宴。

他们小寮虽然不比隔壁气派,但贵在人多,办起活动来热闹得很。在大家的帮忙上,美酒很快就呈上了,席上是姑获鸟精心准备的花见便当和团子点心。

树下的山兔和童女在争着吃团子和果子,一旁的姑获鸟赶紧过来打圆场,「还有很多,不用抢。」

灯笼鬼在树上晃晃悠悠地飘着,红艳艳的火光映着一树落英缤纷意外地没有一丝不和谐。

晴明邀请了比丘尼,两人在树下庄重地摆起了阵法。他们正在占卜今年的运气,这关乎到接下来一年能不能顺利召唤上出色的式神。

「可惜了这么好的景色,小生身边却没有美人相伴。」妖狐举起酒杯,摇头晃脑地叹气。

妖狐本是风雅之士,见到美丽纤弱的樱花,忍不住诗兴大发念上两句,「若无樱花常开,人间春色不在。」

樱花花期虽短,但它们能在生命最灿烂的时刻凋零,总胜过渐渐变老,也因此这份美丽显得更为难能可贵。

就和那些鲜活的美人一样。

大天狗坐在他旁边,手里拿着一瓶沉默地喝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是无趣。」

「你说什么?」

「哪有人像你这般喝酒的,酒都让你喝难喝了。难得晴明大人舍得拿出地窖里的好酒,就让你这么白白糟蹋了。」妖狐见不得人糟蹋好东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酒还是那瓶酒,是你太矫情。」大天狗不屑地哼了一声。他的孤傲和冷漠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生来就有种傲视群雄的气魄。

大天狗活了上千年,自盘古开天以来就有他的身影,那时候天地还什么都没有,能见的只有一片荒芜。他很清楚自己和其他妖怪不一样,他是为了征伐而来,为了战斗而生,注定一生沐浴在鲜血之中,他心中从来就没有风花雪月,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戮。

「你!」

妖狐自觉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他吃了个暗亏,最后抱着一坛酒气呼呼地跑走了。



注:

  1. (1)妖狐、大天狗传记

  2. (2)花见设定部分见花见-维基

  3. (3)「若无樱花常开,人间春色不在。」——在原业平(825年-880年)


给lof除灰,其实我真的以为以后再也不会混任何圈子了…

还有这游戏对我来说就是简直就是来自非洲阴阳师的召唤,都40级了还啥都没有,连SSR的毛都摸不到(跪


       
评论(2)
热度(27)
©绿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