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假装自己是一颗树ヾ(⌒(_´・ㅅ・`)_
微博:@绿珠_lz

【全职/周翔】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1-4

校园+十年后/背景完全架空


周翔,也许有别的CP走过场


作者狗血狂热爱好者...




1


 


孙翔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到周泽楷。看着人群中依旧出色耀眼的他,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虽然他们这两三届出了不少风云人物,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周泽楷的光芒。而且经过岁月的沉淀,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周泽楷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了,举手投足之间尽显温文尔雅的风情,迷得在场几个未婚的小学妹不要不要的。过去几千个日子里,他曾经想象过如果再见到周泽楷他会闹出什么事来,但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那些浓烈的思念和怨恨慢慢地像沙子一样在他指尖消失尽殆。原来,再坚固的感情最终还是敌不过时间的摧残。


孙翔忍不住用眼角余光偷瞄周泽楷,包间的灯光被特意调得昏暗暧昧,他看着昏黄的灯光下对方近乎完美的侧脸,心想当年就是这张脸让他一时鬼迷心窍,从此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不过,还好,如今他对周泽楷的脸终于免疫了,他想约莫是当年的抛弃和伤害在他心里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让他彻底失去了爱人的能力。周泽楷这么一走,带走的还有他孙翔的爱情。


他对周泽楷是一见钟情。在遇见周泽楷之前他是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鬼话的。他还记得那天的天气很糟糕,外头乌云密布,天气预报说晚上A城第一场大雪就要来了,绝大部分的学生不是早早回宿舍就是提早回家了。只有他们学生会要迎新,拖延了点时间。孙翔那会还是新招的成员,他特烦这种走过场的形式,只想早早结束回宿舍打游戏,无奈关键的会长还没有登场,他们只能干等。如今回想起来,参加学生会和爱上周泽楷简直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败笔。


「抱歉,我迟到了。」


孙翔不耐地踢着椅角,心想迟到的家伙终于来了。他抬起头来,却是愣住了。外头明明是乌云压境,他的心里却是一片春暖花开。


外面的雪已经窸窸窣窣地下了起来,周泽楷推门进来的时候带进来一阵寒气,让孙翔他们冷得打了个寒颤。室外的风雪遇到办公室里头的暖气让周泽楷周围起了一阵朦朦胧胧的雾霭,他整个人都显得不太真实。周泽楷头上的雪花慢慢地融化了,乌黑柔顺的头发软趴趴地贴在脑门上。他把脖子上的围巾拿了下来,对着孙翔他们露出一个稍微青涩的笑容。孙翔下意识摸了摸嘴角,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因为把持不住流下垂涎的口水。


孙翔想,周泽楷那张脸长得真是太带劲,太对他胃口了。孙翔虽然上初中不久就发现自己只对男的感兴趣,但是这些年他可是守身如玉。他抱着宁缺毋滥的心情,不然以他的身材长相男朋友都不知道换多少个了。


可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动心了。


一开始孙翔是被周泽楷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俊脸吸引,可是相处下来,他越发被对方出色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周泽楷这人,一如他第一次出现的那样,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一天都难得说上几个单词,却是个真正的实干家。学生会明面上是副会长江波涛在主持大局,可是大家心知肚明除了江副会长厉害的交际手腕和办事能力之外,背后统筹大局的周泽楷也是不容忽视的。他们两人在这一届的学生会形成一种非常特殊的光与影的合作关系。江波涛完美地扮演着周会长代言人和学生会中和剂的角色。


A大的学生常常自豪地说,只要这两人还共事一天,A大就不会倒。只是谁也没想到一语成谶,周泽楷离开A大之后,他们学校的确是渐渐沉寂了下去。


 


 


2


 


耳边是乱糟糟的人声和音乐声,孙翔虽然特意找了个不容易让人注意到的角落,却还是隔不断周围的欢声笑语。这些东西对于现在他的来说,实在不是什么令人感到舒服的东西,尤其是有周泽楷在的场合。


他们当年的事在学校闹得太过轰轰烈烈,毕业之后同学会他一次都没有参加过,而今年他是被江波涛胡搅蛮缠拉着过来的。孙翔现在坐在沙发上安静地思考人生,深深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坑了。


孙翔体质天生碰不得酒精,就是一颗小小的酒心巧克力都能让他昏乎半天,所以别人都在喝酒划拳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抱着杯青梅汁打发时间。


孙翔无意识地咬着吸管,杯子里的饮料冒起了一个又一个泡泡,他想自己是不是该随便找个借口开溜了。


他刚要起身的时候,杜明拿着一瓶香槟duang地一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孙翔被杜明身上的酒味熏到不行。这小子,不知道他都喝了几回合了,身上的酒味浓的跟什么似的。孙翔皱着眉挪了挪屁股,没想到杜明又不识趣地贴了过来,还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傻笑。孙翔被他口中呼出的酒气熏得想吐,只好动手把杜明的脑袋拨到一边。


「杜明,你臭死了,离我远点。」孙翔嫌弃地推了一下八爪鱼一样死抱着他不放的杜明。


「孙翔,你来了?真难得,往年你都不来的,太不够意思了。」杜明拿着酒瓶晃了晃,一边还嘿嘿嘿地笑个不停,「来,吃点核桃。」


「……」看着杜明献宝似的从兜里拿出几个核桃,孙翔心想完了,这孙子真的喝得不知道今朝是何日了,更坏的是似乎打定主意缠上他了。「杜明,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就你这怂样怎么追唐柔。」


「呜呜呜呜,唐柔妹子,女神……」没想到他刚说完,杜明就跟狗皮膏药一般抱着他嗥了起来。孙翔心想,WTF,他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真要没完没了了。


「够了,够了,你别嚎了。」孙翔拧着嗓子喊道,幸好周围的音乐声和人声实在太吵了,他们坐的位置又偏,才没有把大家都吸引过来。


「哥,我苦啊,我苦啊,我的恋情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滚滚滚,谁是你哥!杜明你丫少发酒疯,」孙翔被杜明狠狠地摇了几下,感觉晚饭都要被他摇出来了,「卧槽,你干嘛,不要灌我酒,拿走!拿走!」


杜明看着瘦弱,发起酒疯来居然力大无穷,孙翔硬生生被他灌下小半瓶酒。他现在一点都不好,眼前的一切开始天旋地转起来。


「杜明你丫的,我靠……」孙翔话还没说完,便软绵绵地醉倒在杜明身上了。被他压在底下的杜明却开始哼哼唧唧地唱起歌来,一如以往地五音不全。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周泽楷向他走过来了。但他现在脑子醉得跟浆糊似的,完全没有能力去思考要怎么反应,所以只好靠在沙发上装死。


「孙翔,这么多年了,你的酒量还是那么糟糕。」


周泽楷不爱说话,但是他的声音其实很好听的,以前他和周泽楷好的时候,光听周泽楷用那把低沉性感的声线在他耳边说上几句,就能让他硬起来。


孙翔缩了缩身子,避开了周泽楷向他伸过来的手。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却没有想到真正面对这个人的时候他还是那么地不堪一击。他紧紧地闭着眼,掩饰眼皮底下随时会泄露自己情绪的眼珠子。


「走吧。」那个角落就屁点的地方,最后孙翔还是被周泽楷捞了起来。孙翔想逃,但是以他现在的状态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杜明……」孙翔挣扎了一下,拉着最后一丝理智说道。虽然这家伙是罪魁祸首,但他也做不出丢下杜明不管这样不爷们的行为。


「放心,接他的人来了。」虽然孙翔只是说了杜明的名字,周泽楷马上就懂他的意思了。从以前开始他们的默契就特别好,以至于分手的时候孙翔都开始讨厌起他们之间这种无言的默契,如果他们能懂对方少一点,也许他还能装作不懂周泽楷的意思,稍微延续一下最后的幸福时光。可是这样想着他又被自己这种不干不脆的想法恶心到了。


孙翔眯起眼,仿佛看到唐柔提着杜明走了。而他自己也被周泽楷扶着走出了包间。


 


 


3


 


出了KTV,外头的冷空气让他头脑清醒了一些,孙翔刚想甩开周泽楷自己打车回家,就被不容分说地塞进了副驾驶座。


而且他坐下之后就有点起不来了。


车子很快就发动起来,这下孙翔更加逃不了了。算了,逃不了就顺其自然吧,这样想着孙翔觉得自己心还是挺大的。


今天温度只有零下十度,车子刚启动,暖气还没热乎起来,孙翔冻得嘴唇都白了。


周泽楷分神看了他一眼,「很冷吗?」


孙翔无力地点了点,卷着身子把自己缩了起来。这些年,他好像更怕冷了。


周泽楷把暖气调到最大档,又顺手点了音乐的播放键。


车内流淌着安静的钢琴曲子,他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孙翔是不想说,周泽楷则是不善言辞。


过了十多分钟车内终于暖和起来了,孙翔放松一下身体,干脆转过身背对周泽楷。他微眯着眼,冷淡地看着窗外的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不知道在想什么。


车子转入内环的时候,孙翔终于顶不住困意,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孙翔被小心安放在床上的时候还是被弄醒了。他费力地睁开眼睛,因为酒精的作用他现在整个人还是懵的,只能勉强分辨这不是自己那十几平方大的公寓。


刚沾枕头他就舒服地哼哼了几声,这床软硬适中,而且似乎还能闻到洗衣粉干净的味道,和他那狗窝比起来简直是天堂和地狱的区别。迷迷糊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帮他把衬衫的领子解开了,又仔细地给他擦了脸。过了一会,周泽楷又回来喂他喝了点醒酒药。孙翔终于感到头没有那么痛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让人这么细致地服侍过了,这感觉美好得让他有些不想醒过来。


孙翔翻了一个身,正要入睡,他感到身边床的重量突然沉了下去。


「孙翔,孙翔。」


周泽楷在他身边躺下,紧紧地抱住他,又像一只大猫那般在他耳后磨蹭着。孙翔被他抱得很不舒服,他挣扎着要脱开对方的拥抱。


周泽楷又把他抱紧了些,他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呼吸,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地熟悉而陌生。


「孙翔,我想你了。」




(肉)


http://seven10069.wix.com/chindy#!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H片段-(1)/kq05g/5661de0d0cf203d325ea539a


backup


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6118585




一滴泪划过孙翔的脸颊。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孙翔的眼泪,终于停下了动作。他没有想把孙翔弄哭的,印象中他也没有见孙翔哭过。孙翔是那么地骄傲,就是受了再大的苦难委屈,脸上都不会表露出半分。孙翔大二体育课考核单杠的时候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把腿摔断了,他急匆匆赶到医务室,看到孙翔的腿包得跟粽子似的,脸上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却还是忍着疼痛反过来安慰他。他们俩在一起的最后一年,孙翔家出了那么大的变故,他一声不吭,一个人默默地把一切承担下来。他总是那么坚强,浑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勇气,就是失败了也从不认输。


周泽楷一时被孙翔的眼泪吓住了。难道真的有那么痛吗?他连忙查看一下对方的身体,发现并没有出血才稍微放下心来。


「孙翔,别哭。」周泽楷脸色发白,手足无措地看着孙翔,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不知道怎么地,孙翔突然想起他和周泽楷的第一次,他痛得半死,事后周泽楷就是露出现在这样的表情。


周泽楷是不会懂的,他孙翔并不是受不了这点小伤痛,他是突然感悟,想那几年暗无天日的岁月,不知道算什么。他想他们是真的回不去了,那段甜蜜又苦涩的年少时光。


「孙翔,我错了,对不起。你……你别哭。」


迟到了十年的道歉,没有释然,没有解恨,孙翔只感到满心悲凉。


 


 


4


 


孙翔不记得自己到底是怎么回的家,醒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穿着那件有点幼稚的史努比睡衣躺在自己的床上,但是他一动发觉屁股果然有点痛。


他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是梦。


周泽楷回来了。


 


「哥,你昨晚不是喝多了吗,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昨天喝多了的?」


「你不是在餐桌上留了一张纸说喝多了不要叫醒你吗?说来也奇怪,你都喝成那样了,怎么还能给我们买早餐?」孙翔的妹妹孙玉头也不抬,一边记账一边回道。


孙翔闻言,突然觉得刚吃下去的早餐有点反胃了。


「我……」孙翔还想说些什么,话就被人打断了。


「孙翔。」


孙翔一回头,周泽楷就站在他们家杂货店的门口。


「你来干嘛?」孙翔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我来给你送药的。」孙翔家那杂货店是老房子了,当初设计的时候门口的天花板弄得有点矮,他们将就着过,日子久了就习惯了,也没有重新装修的打算,周泽楷微弓着腰才走了进来,他手里就拽着一个膏药,茫然地看着孙翔。


「滚。」


孙玉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看周泽楷又看了看自己的哥哥。


「哥,他是?」


这时刚好有一对母女走了进来,那女孩儿见周泽楷长得英俊,忍不住偷偷看了他几眼。


孙翔咬了咬牙,好不容易才把几欲爆发的脾气压下来。


「周泽楷,你跟我出去。」


 


「孙翔,你,还疼吗?」


宿醉加上屁股痛,他现在的脾气可不怎么好,只想赶紧打发了周泽楷去。昨晚屁股差点晚节不保的事他不打算跟周泽楷计较了,就当做了一场荒唐的春梦好了。他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也不关心周泽楷为什么要回国,现在的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二十出头的少年,没有那么多风花雪月的心情,他只想好好地过日子。但他很清楚凡事跟周泽楷拉上一点关系就跟「平静」二字无缘。


孙翔忍住骂娘的冲动,深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道,「周泽楷,无论我们以前有过什么,都过去了,我现在只想过平静的生活。我看你日子也过得挺滋润的,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懂?」


周泽楷盯着孙翔的脸,坚定地摇了摇头。


「妈的,周泽楷,你有完没完啊?」


「没完。」他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孙翔,这些年,我还是忘不了你。」


孙翔看着周泽楷一脸深情的模样,觉得自己都快要被气笑了。周泽楷是从十年前穿越回来的吧,这话要搁在十年前他还能被感动一下。现在?孙翔只觉得周泽楷脑子有坑。


「周泽楷,你有毛病吧,你能不能不要那么阴魂不散?要玩儿爱情游戏找别人去,我想光凭着你那张脸多的是人愿意给你上。」


「我试过了,但是他们都不是你。」


孙翔一时气结,这人说的还是人话吗,分分钟想让他狗带。


「孙翔,你别生气。昨天是我不好,我、」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我太想你了,没忍住。」


「滚。」孙翔发觉周泽楷比起以前来真是能说会道了不少,可惜这膈应人的本领也是跟着长进了不少。


「我过几天再来找你。这个,记得用。」周泽楷把药放在一旁的小桌子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很干脆地离开了。


孙翔一把捉起那无辜地药膏,狠狠地摔在地上,末了还不解恨又用力踩了几脚。


 


孙翔回到店里的时候那对母女已经离开了,只有孙玉一个人在收拾东西。孙玉见孙翔进来了,便停了下来。


「哥,那个人,是周大哥吗?」孙玉见孙翔脸色不豫,眼珠子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止不住好奇。


「什么周大哥!叫得那么热乎干什么!」孙翔情绪失控地怒吼一声,「妈的!」


他围着房子烦躁地走了几圈,接着狠狠地把一个离他最近的竹篓子踢翻了。


「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惹你不高兴的。」孙雨缩了缩脖子,怯怯地说了一句。没有人比她更了解当年周泽楷的离开对孙翔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可是那么多年过去了,孙翔早就恢复了以前那个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模样,所以她一直以为她哥已经放下了。没想到那些伤痛看不见并不代表不存在,不过被时光掩埋住罢了。


「对不起,小玉,我今天情绪不太好。」他扒了扒头发,觉得自己真是差劲透了,居然拿妹妹发泄脾气。


「我没什么,哥,要不你今天还是回家休息吧。」孙玉担心地看着孙翔。孙翔点了点头,收拾了一下就回去了。

出去的时候,孙翔脸还是阴着的,他原来不过是想过点安分日子,看来周泽楷是不打算让他好过了。





==========================


肉部分第一个链接是我的个站,应该是能打开的;第二个是P站,注册并且年龄填写超过18就能看。如果都不行我再想想办法...


其实,这不是新坑…是的,它是烟花那篇的vision #3。反正我就是突然觉得好像,真的应该把这坑给填了,但是经过了一年时间,心境跟当初写烟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回头去看感觉太羞耻了,如果接着那个尾巴我是死活写不下去的。我觉得当初肯定是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才卡在那没有写下去。而且我真的有点不记得自己当时写的是什么鬼了(跪。所以,我选择保留了烟花那篇文的大框架,但是换了一种没有那么欢乐的写法,但是剧情的链接上会过渡得自然一些。因为基本上算是完全重写,就是戏份没有改变也会重新写,所以我干脆连名字也改了,反正比较适合现在的内容。如果,还有人愿意看,那么我会慢慢地把这个坑给填了…旧的迟些删。







评论(2)
热度(23)
©绿珠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