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假装自己是一颗树ヾ(⌒(_´・ㅅ・`)_
微博:@绿珠_lz

【K/猿美】假如从前 CH 1-2

*狗血,虐

*八田变成猫设定

*第一人称(之前CH 1的时候PO主是用第三人称的,但是写CH 2的时候发觉非常难处理,没办法只好删了之前的,变成第一人称。小修了一下,内容没变

====================

 

写在前面

 

 

相信很多人在自己年少轻狂的时候都曾经失去过,后悔过,懊恼过,有些东西也许只有在多年后回过头看的时候,才会突然幡然顿悟它们的重要和珍贵,即使当时不屑一顾。

暮然回首,我们会发现当年的坚持和倔强是多么地幼稚,那些所谓的骄傲比起现在的失去来说,简直是不值得一提,而当年执着的理想换来的不过是眼前的不胜唏嘘。

后悔也许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一件事,谁叫人生是一本不能逆转和反悔的剧本呢?

 

 

现在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个失去和惋惜的故事。

 

 

——假如能回到从前,你又会如何选择呢?

 

 

Chapter 1

 

 

我独自走在街头上,外头冰冷的气温让那被酒精麻痹掉的脑袋清醒了一点。我呵出一口气,水蒸气碰上寒冷的空气,形成一层薄薄的雾气。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今年迟到的第一场雪终于开始下了起来。

雪花落在我的肩膀上,下一秒就被笼罩在身上的火焰融化掉了。

这样说来,天气预报的确有说过最近这几天天气会变冷。

有多少年没有留意过天气的变化了?气温的改变对于赤组的人来说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自从加入HORMA以来我都是一幅清凉的打扮,成为赤王之后,更是越发感受不到四季的变化。

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些跑到国外去的人再也不用挂心国内的节假日一样。

这些年日子过得像坐过山车似的。先是猿比古那家伙的叛变,然后是十束先生的死,再后来……是尊哥。尊哥死后,HOMRA一度陷入到解散的绝境中。再后来是什么来着?啊对,再后来是糊里糊涂地成为新一任的赤王。而青组也在那之后没多久易主了,伏见猿比古成为了青王。

滑板在手中转了几下,我跳了上去,然后飞速地向前滑行。

谁会想到当年满脑子中二思想,除了逃课打诨之外就没干过什么正事的我们会走上这样一条‘惊世骇俗’的道路。

假如当初我没有提议加入HOMRA,我们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我自嘲地笑了一下。

什么时候我也开始有这种婆妈的想法了,果然是年龄增长的原因吗?

如果没有HORMA,没有青组,没有王和氏族,那么肯定会是一个无聊的结局吧。也许我和猿比古最后会走到一起,又或者是最终错过了彼此,到了抠脚大叔的年纪之后,偶然在街头相遇,俩人相视一笑,然后在居酒屋里怀念过去的青涩和抱怨现在生活的不顺。

无论是哪一个,都恶俗得可笑,并且和现在的状况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切。”

其实我的卡古兹临界值也到了危险的程度了。我不知道今天把伏见猿比古砍了之后,到自己的时候要怎么办。

难道要拜托草薙先生?但是在经历十束和尊哥的事情后,这次还要拜托他把自己解决掉,这对草薙来说未免太过残忍。我始终开不了这个口。

真是麻烦死了,干脆把一切都燃尽算了,什么见鬼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它喜欢掉就掉好了。

 

 

 

猿比古那家伙绝对是故意的,一开始就计划好死在我手下。

图的是什么?也许19岁的我不会懂,但是要说10年的岁月沉淀之后还是一无所知,那绝对是骗人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伏见猿比古那个混蛋这次真是计划通了。这样一来,自己在最后闭上眼的那一刻都不可能忘记他,伏见猿比古这五个字会成为我一辈子刻骨铭心的伤痛。

这人从来就是这样,中学时代认识他以来就是满肚子的算计,吃不了一点亏。

我和伏见猿比古之间这么多年的缠斗,从来就没有真正赢过。最后的最后,我还是输了。

现在那家伙想必是在天堂嘲笑我,‘笨蛋美咲,你看,你又输了,最后你还是被我算计了’。如果这样的混蛋也能上天堂的话。

变态,神经病,满口谎言,到最后都不肯说真心话。

真是差劲到了极点的男人。

我总是这样抱怨着,但是同时,我也很清楚,自己才是最混蛋的那一个。

我滑进了死胡同,脚下一个急刹,滑板发出刺耳的声音和耀眼的火花。

我狠狠地用衣袖擦了一下通红的脸。

可恶。我才不会承认自己被泪水糊了眼,看不清眼前的路——

 

 

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不过是喝高了,后来也很普通地回到家倒头就睡,怎么醒来后世界就不一样了?

周围的景物被放大了N倍,不,看起来更像是我变小了吧。

我低头看了一下地面,悲哀地发现是自己变小了不是世界变大了,而且这个变小的还包含更加糟糕的含义。

我变成一只猫了。

【喂喂喂,别开玩笑了。】我刚开口,却发现只能发出尖细的‘喵喵’声了。

我举起爪子,狠狠地拍在自己脸上,一个没留神,在脸上捉了一道痕,痛得我没差马上跳起来。

这居然不是在做梦。

我在原地兜了一小圈,发现前面刚好有有积水,便走了过去。

我缓慢地睁开眯着的眼,往水中一看,水面上倒映着一只棕色的小猫。

不会吧,难道我在原来的世界挂了?怎么完全没感觉?难道是最近熬夜太多所以猝死了?达摩克利斯之剑呢?掉还是没掉?

我在原地烦躁地走了几圈,还是拿眼前莫名其妙的状况毫无办法。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么狗血的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然,我要是知道更狗血的还在后头,说不准现在心情会好一点。

还没来得及哀悼自己的不幸,便被不知从哪里窜出来的几个小鬼提起来玩。我本想试试能不能用能力逃掉,却可悲地发现连能力都没有了。

被那几个死小孩甩几下后,我觉得内脏都要被抖出来了。

正在他因为被颠来倒去搞得头晕脑胀恶心得想吐的时候,那群孩子突然变得安分了起来。

又怎么了?

我吃力地把头抬起了一些,还是觉得眼前模糊的景象在抖动。

突然,我瞪大了,咳,猫眼。虽然角度完全被颠倒过来,脑袋充血让我的眼膜受到压迫,但是错认眼前的少年这种可能性还是没有的。是的,眼前的人是中学时代的伏见。

不知道为什么我眼角竟然有些湿润了。

对方身上的校服现在看起来是那么地让人怀念,熟悉而陌生,我感到心脏的地方一阵突突地痛。

这算什么?耶稣太闲了,所以大手一挥,让我来个二周目?可是我真的不想要这样的机会,说到底这是不是机会还是一个未知数,谁能保证结局不会更惨烈?

我平时玩游戏的时候都是一个结局打通后就没有耐心玩别的结局。什么TURE ENDING, GOOD ENDING,隐藏结局,我根本没那个耐心再来一次,对我来说第一个玩出来的结局就是故事的结末了。

况且这个GAME从头到尾都在鬼畜,再来一次,我怕心脏会承受不了。

伏见脸上青涩的淡漠也是久违了,久远得让我在那些错乱的记忆里翻找一顿才勉强捉住几丝碎片。

我更为熟悉的,应该是那些或沉稳,或愤然,或扭曲的表情,它们都是我不容逃避的责任。

 

 

我敢打包票,伏见这家伙绝对只是刚好经过这里,但是他的眼神往这边一飘,这群熊孩子就被吓得只差马上立正行礼了。

这家伙没孩子缘跟我从来都是不相上下的。

“是山田提议的……”其中一个剪平头的高个低声嘀咕着,他的同伴立刻就不满了,一群人小声地嚷嚷起来。

这么快就内讧了。没想到伏见猿比古这么早表现出公务员的素质了,如果我现在能开口的话肯定会这么调侃的。

“啧。”伏见不耐地砸了砸舌,往前走了一步。

孩子们抖了抖,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便把小猫随手一丢,一哄而散了。

“搞什么。”伏见莫名其妙地抱着被丢过来的小猫,拈着猫尾提了起来。

这个白痴,干嘛要提着我的尾巴。

“喵喵喵喵——”我现在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抗议了。我挣扎了几下,就着伏见的手背,跳了下来。

伏见也没说什么,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掉头就走。

喂喂,这家伙不会就这么丢下我走掉了吧?现在这幅身体,说不准哪天就被野狗叼走吃了。

虽然不太服气,但是目前还是跟着伏见最安全。

猫的身体还是挺灵活的,我一阵小跑后,便追上了伏见的脚步。

伏见回头不太高兴地盯了我一眼,估计他没想到这只猫会这么有耐性,无论他走得多么快,还是会跟上去。

不过我最后还真的有些烦了,干脆借着墙边堆积的箱子,跳了几下,然后直接跳到伏见身上去。

但是毕竟还没熟悉这个身体,我这一跳,直接跳到伏见的脸上去。

伏见愣了几秒后,捉着我的后背,将我提了起来。

伏见面无表情的脸突然在我面前放大。

我还在想自己会不会被揍,结果是伏见沉默地将我抱在怀里。

我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安心地将自己卷了起来。

伏见猿比古也不是没有优点的,他其实是个温柔的人,不过大多数人都被他冷淡的外在吓退了。其实只要你脸皮够厚,多缠他几下,他就会妥协了。

不过似乎到目前为止,除了我之外,好像也没有哪个不怕死的有这个胆量。所以这个结论到底是不是正确,谁也无法论证。

 

Chapter 2

 

 

如果10年前有人告诉我伏见猿比古之所以会做出那些非常人能想的行为只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我绝对会觉得这个人绝逼是脑门被门夹了,不然哪里会生出这么奇葩的想法。

但是关于这个混蛋是个天生的欺诈师这一点我是没有任何疑问的,毕竟在之前的人生中我就为此尝过不少苦头。

我真的非常讨厌伏见这种有话不好好表达的性格,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拐几个弯,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虫子,哪里会懂他那些花花肠子。加上我的性格又是属于那种直球的,如果对方不说明白,我根本不会明白好吗,是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懂。

真不知道伏见猿比古那别扭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没用,那个人都入土为安了。

虽然我还没来得及参加他的葬礼。

不过对于要呆在一个曾经死过一次的人的身边不知到什么时候这件事,我的心情不得不说有些微妙。特别这个人还是被自己亲手解决的。

 

 

伏见将变成猫的我抱回家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捉我去洗澡。

这个房间我有很长时间没进来过了,关于它的记忆大多都已经在脑海里封尘。再说伏见加入Scepter 4之后就搬到那边的宿舍里去,这里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回忆了。

记得中学的时候来过好几次,但是每次都没干什么正事就是了,其中也试过来让伏见帮我补习,最后不是意志不坚定地半路跑去玩游戏就是没做两题就趴桌上睡了。

 

伏见抱着我进了浴室,他同时往洗手盘里放冷水和热水,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又试了一下水温才把我放进去。

我挣扎了几下,想要从水里出来,伏见从一旁拿过沐浴露,在我身上搓了一堆泡沫。

最后,他把泡沫冲洗干净,举起我,抖了几下。

他停了一下,盯着我的下体看了一会。

“雄的?”

你什么兴趣啊,研究一只猫的性别。

我顿时死命地挣扎了起来,要不是猫这种生物满身都毛茸茸的,我肯定从头到脚都红透了。

“美咲。”

我僵了一下,停止了挣扎。伏见保持着这种拎着我的动作不动,顿时一人一猫维持着诡异的互瞪状态。

“总觉得你和最近缠上来的小鬼很像。”

我不知道自己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感到失望,耸拉着肩膀。

“干脆叫美咲好了。”

我不满地叫了几声,但是在看到伏见脸上不经意露出的笑意后,突然生不起气来,不知不觉就妥协了。

什么烂演出,变成猫还是逃不掉这个女性化的名字,明明都已经知道我是男,呃,雄的。

“这个反应也很像。”

 

 

伏见拿过来一条大毛巾包住了我。我从他手中跑了出来,因为觉得麻烦,就随意地甩了甩身上的水。

但是伏见又把我给捉了回来,然后拿起吹风机给我吹干身上的水气。

他把吹风机调到低档,暖风吹得我很舒服,他的手指在我的毛发间无意识地穿梭,大概是变成了猫的原因,突然变得十分贪恋这种与人类间亲昵的感觉,我难得地安分了下来。

 

 

“居然有猫不喝牛奶。”

我厌恶地将盛满牛奶的盘子推到一边。

又不是少女漫画里设定的猫,哪个世界有规定猫一定爱喝牛奶的。

“那猫粮?”伏见不知从哪里变出一盒猫粮,在我面前晃了晃。

“喵!”我瞬间就怒了。

我又不真的是一只猫。

“啧。真麻烦。”他不耐烦地撇过头,然后出了房门。

一会后,他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便当盒。

就在我以为这家伙终于开窍的时候,他居然只是把里面的蔬菜挑出来,放在我的盘子里。

如果我现在不是以猫的形态出现,绝对会把盘子扣在他的脑门上。

但是我现在是一只猫,所以拿他没办法。

虽然心里不爽的情绪已经积累到了极点,但是也不想饿死,只能将就着吃了。

“真是一只奇怪的猫,不喝牛奶,不吃猫粮,居然会吃蔬菜。美咲,那以后蔬菜就归你了。”他蹲下来,用手撑着下巴一脸无聊地俯视着在吃东西的我。

“喵喵喵!”

【你他妈那只眼睛看到我爱吃蔬菜了,还不是没有能吃的东西吗?!】

“难道你能听懂人话?”他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脸蛋。

我恨不得一口将他的手指咬断。

 

 

猫的人生简直是轻松得让人羡慕妒忌恨。吃饱,睡觉。什么都不用考虑。

折腾了一整天,吃完晚饭后,我真的觉得累了。

我跳到他的床上,在他身边找了个位置,将头埋进身体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我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睡得那么安稳了。

有人说梦境总是和现实不相符的。

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HOMRA,大家都还在,十束先生拿着录像机笑眯眯地给我们录影,草薙先生在擦拭他那些宝贝杯子,尊哥还是一如以往地懒散,安娜在他身边睡着了,大伙儿围着尊哥他们开心地聊着天。

虽然还是一脸不甘愿的表情,但是,他也在。

很圆满很圆满。



                                                                                                                  - TBC-

评论
热度(1)
©绿珠
Powered by LOFTER